当前位置:
首页 > 虞商文化
“我们这一代沾了改革开放的光”——访浙江龙盛集团创始人阮水龙

发布日期:2018-11-29字号:[ ]


采访一:“您对改革开放初期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些事?”

  背景:1978年12月,阮水龙所带领的上虞县浬海公社微生物农药厂正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口。从1970年办厂到1978年底的9年时间内,累计产值仅有11.52万元,如果把亏损的资金和各种借资、补助贴进去,结存仅剩3.81元。企业只好选择停产。

  阮水龙自述:印象最深的当然是1979年3月开始的那次转产,正是转产纺织印染助剂产品,才使企业重获新生。其实我的创业历程并非一帆风顺,而是困厄与顺利一直相互交替。办厂初创时期的9年时间,我把自己的青春和心血都投放了进去,但努力并不意味着就能成功。可以说,那时候我正深陷人生的低谷。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开始推行改革开放。面对新的形势,大家的认知是一致的。但企业究竟往何处走?一直困扰着我:继续生产老产品,实在无利可图;研发新产品,又苦于无信息、无资金和市场门路。大家一时都感到束手无策。

  1979年的春节,我从上海回乡探亲的一位亲戚处获得一条信息:纺织印染助剂产品在市场供不应求,目前该产品大部分还依靠进口。从所获的这个信息中,我感到大有“文章”可做。于是我拍板马上转产搞助剂产品,此事不能有片刻停顿!从项目签约到产品出样,我们只用了3个多月时间,正式投产后不到半年,实现产值19.98万元,利润11.87万元,人均创利5000元,仅利润就超过前9年的产值总和。到1980年实现利润77.8万元,一举进入上虞优秀乡镇企业的行列……

  这是我人生旅途中最为艰难的时刻,稍一迟缓,机遇就会失去。好在我们沾了改革开放的光!在企业生死存亡的节骨眼上闯出了一片新天地。这段经历对于我来说真的是刻骨铭心啊!

  记者手记:改革开放为所有人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性机遇,但在当时能够捕捉机遇、把握机遇的人确实很少。对于阮水龙这样一个没有学历、没有背景、没有资金、没有多少人脉关系的普通农民来说,失去了机遇,可能就会失去一切。龙盛能有今天这样的业绩和成就,就是创始人阮水龙在当年时局变革的当口,抓住机遇,不等不靠,主动求变,大胆转产,迈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一步,为龙盛今后几十年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石。从中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顺应发展潮流和时代的需求,是企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关键所在。

  采访二:龙盛几十年在风口浪尖上勇立潮头、屹立不倒,有什么秘诀可言?

  背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参与“五虎争雄”领航上虞乡镇企业,九十年代跻身“小型巨人”企业成为分散染料全球“单打冠军”,再到新世纪在全球化浪潮中无畏无惧、搏浪前行。这一过程,尽管跌宕起伏、屡有曲折,但龙盛集团始终在风口浪尖上勇立潮头、屹立不倒。

  阮水龙自述:我并非天生就是一个优秀的企业经营者,直到现在我只能说把企业经营得还可以。我是经历了无数挫折和磨难之后,才悟出了一些关于企业经营管理的门道。20多年前,浙江省老省长柴松岳在一次座谈会上曾问我:你平常最关心和最揪心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我说最关心的是市场,最揪心的是怕拿不出一个好的产品去占领市场。因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发展经济的实质性问题,就是如何占领市场的问题。市场究竟靠什么去占领呢?就是要靠产品,靠价廉物美的产品,靠优质名牌产品,靠有竞争能力的产品。特别是在当时大多数产品已由卖方市场转变为买方市场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在短缺经济时代,一个企业只要有产品生产出来,就不怕卖不出去;而在产品相对过剩时代,用户一定会“货比三家”,不是价廉物美的产品,不是过得硬的优质产品,就会无人问津,甚至被淘汰出局。我在这个方面醒悟得比较早,我对部下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人家做不好的产品我们能做就能生存,人家不会做的我们会做就是新产品。”所以龙盛后来的发展中比别人少走了许多弯路。

  赚钱、赢利是企业的本分,企业只有赚钱、赢利,才能对社会有所贡献。相反,如果企业不赚钱甚至亏损,那么社会也必将亏损,更谈不上进步了。我经营企业的目标理想是承担责任、服务大众、贡献社会。多年来,龙盛能够稳健发展,很关键的因素是社会责任感明显增强了,敢于担当不辱使命,把环保、安全和诚信这三个环节视作企业的立身之命,化血本弥补历史欠债,重构了绿色版图,以生态环保领航,来掌控行业话语权。龙盛坚定不移走生态环保、绿色经济之路,已得到联合国环境规划基金会、中国环境保护协会等权威机构的充分肯定,并获得“绿色中国·杰出可持续发展企业奖”。这是让我最感到欣慰的!

  记者手记:面对日益严格的环境法规和标准,作为化工企业要么下大力气抓好环保,要么停产歇业,别无他途!阮水龙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企业家对此没有置若罔闻。在他的经营布局中,环保、安全和诚信这三大版块举足轻重,从而确保企业始终勇立潮头实现可持续发展。

  采访三:在中国经济的新常态下,您对继续实施“走出去”战略有何新的见解?

  背景: 2010年,浙江龙盛成功收购世界染料巨头德司达公司,成为中国企业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中的经典案例,被列为2010年度世界化工十大新闻事件。龙盛实现其名下超过30个生产和销售实体,7000家客户,全球近21%市场份额的共享,拿下了对方1800项行业专利,一举跃升为全球最大的纺织用化学品生产和服务商。2016年,龙盛又收购了美国的特殊化学品制造商Emerald公司,将产业延伸到食品化学品领域。

  阮水龙自述:改革开放40年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已经载入史册,新的更加艰巨繁重的任务正摆在我们面前。实施“走出去”战略本身就是改革开放的重要内涵,如果关起门来搞改革开放,那还是闭关锁国的做法。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中美贸易战无法回避的情况下,我们依然要继续大胆实施“走出去”战略。当时曾有人质疑过龙盛收购德司达的行为,但我们坚持认为,对于国内企业来说,去海外开拓市场需要投入大量成本,而通过海外并购可以在短时间内实现资本、业务、研发的国际化布局,同时能有效运用海外企业的全球化销售和服务网络,为企业的国际市场拓展带来极大的便利。这样的“走出去”战略,何乐而不为呢!特别是最近我国举办了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我们更加有信心把“走出去”战略做得更好。

  记者手记:在许多人眼里,龙盛集团在国际化竞争中一直是一帆风顺、一马平川,没有遭受过任何曲折,实则不然。龙盛集团在实施“走出去”战略过程中,制订出科学合理的战略规划,积极谨慎地做好自己的一切,以进攻者的姿态与竞争对手进行一轮又一轮规范有序的较量,从而牢牢掌握了发展的主动权。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